重钢牵手国资背景重庆千信 与民企攀华提前分手
发表日期:2017-1-6 8:26:32 21世纪经济报道
    开创了国企民企混合经营新模式的重庆钢铁(601005.SH)和攀华集团,在合作开展未满1年时间后,提前2年决定“分手”了。这个消息出乎钢铁行业人士及媒体的预料。不仅如此,就在重庆钢铁1月3日晚公告上述消息的同时,还发布了其将牵手重庆千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信公司”)进行购销合作的消息。

    重庆钢铁为何提前终止合作更换合作伙伴?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一位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见异思迁的故事,背后还有市场变化、人事变动等多方面原因。

    此外,尽管更换了购销合作伙伴,但重钢集团2017年面临的形势依然很严峻。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在1月5日职代会上指出,2016年重庆钢铁全年业绩仍然亏损,上市公司将被披星戴帽“ST”,“形势异常严峻,如果2017年再亏损,那就将被迫暂停上市”。

    分手民企

    对于提前2年终止合作的原因,重庆钢铁1月4日在公告中解释称,由于市场变化较大、来料运输不可控、消耗等指标难以统一等诸多因素影响,原协议约定的有关条款难以履行。双方一致同意于2016年12月31日终止原协议。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国有钢铁企业,重庆钢铁是重庆钢铁集团(下称重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重钢集团持有前者47.27%股份,而重钢集团又是重庆国资委旗下全资控股企业。

    重钢与攀华的合作是在前者2015年巨亏60亿的困境下展开的。

    2016年4月初,在重庆有关部门协调下,民企攀华集团与重庆钢铁签署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产销合作协议。此前在2016年11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攀华集团董事长李兴华曾表示,“攀华与重钢的合作属于混合经营,收益与风险均担。攀华垫资可以暂时缓解重钢的现金困难保证企业正常运转。”

    遗憾的是,这次尝试遭遇了煤炭、铁矿石市场波动带来的巨大挑战。接手重钢原料采购和钢材代销的民企攀华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在2016年11月电话采访中,李兴华曾透露当时重钢2座在产高炉并未满负荷生产。并且他一度为找不到山西车皮而四处奔波。

    现在看来,重钢与攀华混合经营的提前终止,虽出乎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重庆钢铁董秘表示,“双方经过协商,友好地终止了购销合作,但双方都同意继续保持长期战略合作关系。”

    牵手重庆千信

    目前,重钢原料采购、加工销售等部分业务被另一家公司重庆千信接下。重庆钢铁3日晚公告显示,双方同意在重钢生产所需的主要物资采购和钢材销售等方面,按市场化原则,采取购销方式进行合作,合作期限暂定三年。

    1月4日晚,重庆钢铁又公告了其与千信公司之间协议的主要条款内容。根据协议,重钢方面按季/月度确定采购计划,由千信公司负责采购和运输;在合同期限内,重钢将优先向千信公司供应钢材产品。

    但协议并未规定千信每年(或季度)要采购、代销的原燃料及钢材产品数量。重庆钢铁董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千信代销的钢材量不是重钢全部产量,这一点与攀华有所不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月5日查询工商信息发现,千信公司虽然并非一家老牌钢贸公司,但却有着重庆国资背景。其成立于2016年12月5日,注册资本10亿元,法人为段彩均;在其股东中,重庆渝康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渝康资产”)持股50%;重庆长寿经开区开发投资集团持股40%;重庆钢结构产业有限公司持股10%。

    工商信息显示,渝康资产成立时间为2016年6月21日,注册资本50亿元。渝康资产的股东有四家企业,分别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重庆水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重庆地产集团、重庆城投集团。

    前文所提到的那位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重庆钢铁此次更换合作伙伴,不是简单的“见异思迁”,而是钢铁市场在2016年发生了巨大变化,螺纹钢均价从1800元/吨低点反弹至3800元/吨左右的高位,钢铁企业已经走出了低谷,业内对2017年前景一致看好。而此时民营企业遇到原材料采购等困难,由地方国资背景的企业来接替,显然是出于保障重钢稳定生产采取的稳妥选择。

    重组仍在推进

    虽然上市公司换了新的购销合作伙伴,但重庆钢铁2017年面对的形势依然很严峻。

    重钢集团1月5日召开的2016年职代会上,重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刘加才表示:“(重钢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重钢股份公司持续巨亏,给集团造成极大压力和负面影响。”

    刘加才还称,自2011年以来,受钢铁市场严峻形势及自身搬迁负担重、降本增效有差距等影响,重钢股份公司一直亏损严重。经营数据显示,2016年重庆钢铁全年业绩仍然亏损,上市公司将被披星戴帽“ST”。财报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重庆钢铁净亏损30.91亿元。“如果2017年再亏损,那就将被迫暂停上市,从而失去宝贵的市场融资平台,”刘加才强调,“2017年是重钢扭亏脱困的关键之年,必须要迈过控亏扭亏这道坎。”

    刘加才还强调,重钢在终止与攀华合作后,要认真做好与千信公司的协同合作,尽快提升产量规模。据其透露,“最近成立的千信公司是由重庆渝康、长寿经开投资公司等共同出资组建,也是重庆市政府、市国资委关心支持重钢经营发展的重大举措。”

    1月5日下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重庆钢铁董秘介绍,重庆钢铁去年6月2日公布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目前仍在筹划推进中。

    据1月4日最新公告,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工作仍在筹划中。目前重庆钢铁已选定本次重组的中介机构,并积极开展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相关工作。

    这单被称为“以钢铁换金融”的重组方案,涉及国内首单地方国资运营平台上市。根据此前公布的方案,这单资产重组将至少包含两大部分:一方面是资产出售,上市公司将目前所有资产、可置出负债、人员及业务全部置出,由重钢集团承接,以实现钢铁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同时,上市公司向渝富控股等交易对方发行股份,收购并整合剥离后的渝富集团100%股权。

    “鉴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尚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根据相关规定,重庆钢铁的股票将继续停牌。

    前述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重庆市政府及国资委等各方都非常看重重钢此次重组,但随着人事更替和市场变化,未到最后审核通过,重组事宜仍存在一定变数,“不排除未来重钢也采取类似中国二重债转股模式化解困境的可能。”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
经略天则   600-2400平通州稀缺企业独栋   紧邻世界最大环球影城   招商电话:010-815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