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G20:默克尔回击特朗普钢铁贸易战
发表日期:2017-7-7 8:33:19 一财网
    并不为多数人所熟知的是,生长于东德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实际上生于汉堡。

    7月7-8日,默克尔将在她的出生之地以及并不喜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德国公众的密切注视下,主持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为反击将多边国际贸易共赢局面看作“零和博弈”的特朗普政府争取最优的19:1局面。

    一个事后令美国政府气急败坏的小细节,可以说明德国人对这届美国政府的看法:美国商务部长罗斯通过视频向包括默克尔在场的基民盟(CDU)经济委员会成员发表演讲,当他喋喋不休讲了30分钟要求欧盟在汽车等多方面让步时,德基民盟成员们直接关掉了视频。

    “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默克尔。”柏林智库欧洲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事务资深研究员戴维·威尔普(SudhaDavid-Wilp)认为,从近期为G20峰会定调的一些系列表态看,默克尔一点都不想再隐忍了。

    德美双方“完全信任对方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过去了”、欧洲人“必须真正掌握自身命运”、“我们同美国的分歧是明显的”……从这些论点到G20峰会前在德国《时代》周刊的专访,默克尔更是一一细数美欧分歧的实质。“当我们正在考虑惠及每一个人的可能性时,全球化却被美国政府视为一个不是双赢的过程。”

    默克尔所无法接受的是,特朗普政府试图挑战二战后全球贸易自由化浪潮核心原则——互惠与非歧视原则。如果二战后来之不易的全球贸易体系和经济秩序陷入无序和混沌之中,这种风险将由谁来承担?

    “美国出现了反对经济全球化的逆流,中国要和欧洲一起,接过这面大旗。”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方领导人也已经多次表态要坚持经济全球化,高举自由贸易大旗。

    而在此次汉堡G20峰会上,成为一发不可牵、牵之则动全身的,恰恰是在美国已经成为夕阳产业的“钢铁业”:用一份罕见的“232调查”将钢铁生产和“国家安全”相连,看似牵强,却又仍有关联。

    为保住欧洲的钢铁业,有迹象显示,美国人对德国乃至欧洲目前开出的价码是:更多购买来自美国而非俄罗斯的天然气,降低美国汽车对欧盟的出口关税,以及解禁美国荷尔蒙牛肉对欧盟出口。

    全球化而不是零和博弈

    如果说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七国G7峰会之前,默克尔还对特朗普政府心存幻想,但G7峰会期间,特朗普在《巴黎协定》上的态度,以及他回国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令默克尔改变了立场。

    从G7归来后,默克尔就开始为在G20峰会上与特朗普正面对抗积极布局。

    “谁认为可以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来解决当今世界的问题,就是生活在巨大的误解之中。”虽然没有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点名道姓的指责,默克尔在面对德国议会的一场演讲中坦率地表达了对“美国第一”做法的不满。

    6月29日,即将参加汉堡G20峰会的欧洲机构以及欧盟国家领导人齐聚柏林,与默克尔商量统一立场。

    当地时间7月5日,默克尔接受《时代》周刊的专访也被全球媒体转载:默克尔旗帜鲜明地批评了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策方面的零和博弈思想。

    默克尔称,她不同意特朗普顾问们表达的观点。“我们不是仅仅让一些国家从经济中受益,所有的人都应该参与进来。”

    默克尔所反对的观点,正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迈斯特(H.RMcMaster)和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科恩(GaryCohn)在今年5月《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中所说:如果不遵从美方指定的原则,即将产生后果且耐心并不是无限的。

    同时,面临着9月的大选,客观上已经处于“选战模式”的默克尔,也受制于选民和时刻“找茬”的其他竞争党派。

    德国民众不喜欢特朗普。住在汉堡的多位居民在对第一财经记者讲述某知名饭店拒绝特朗普入住时,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社会民主党内高层奥普满(ThomasOppermann)日前警告默克尔,在G20期间不能向特朗普“投降”。“如果永远都在会见特朗普的时候礼貌相待,恐怕这将导致西方价值观的坍塌,其他人也会效仿,而现在一些东欧国家,已经有不少小'特朗普’了。”

    用天然气、汽车、荷尔蒙牛肉换钢铁

    西方媒体一再指出,针对中国钢铁业产能过剩而推出的“美国232调查”(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美国商务部于4月下旬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是否威胁和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启动调查),实际上受伤最深的却是美国的传统盟友国家。

    2016年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多年双反调查打压之下,中国对美钢铁出口的份额已经接近无足轻重了。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据中方统计,2016年中国对美出口钢铁117万吨,占中国整体出口量的1.08%左右。

    按照美国钢铁协会统计,2016年来自中国的钢铁占美国进口钢铁的比重仅为2.6%。而按照咨询机构IHS的统计,2016年对美国钢铁出口最多的几大经济体依次是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土耳其、日本、俄罗斯、德国等。以欧盟为例,在2016年,美国进口钢铁2600万吨,其中有320万吨从欧盟进口,占12.3%。

    美国钢铁业是夕阳产业,离开贸易保护主义将很难生存。然恩,美国几家钢铁企业生产的产品的确又同其国家安全相关,譬如美国军舰上所需相关部件等。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独家掌握的信息,欧盟、俄罗斯、巴西、澳大利亚、日本和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罕见一致地“警告”美国:若其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对进口钢铁及铝征收高额关税,将触发“系统性风险”,且各方最终建议是,在G20峰会上再谈一次钢铁产能过剩问题。

    目前白宫方面也表示,特朗普在关税问题上还没有作出最后决定。而已有报道称,特朗普将在汉堡G20峰会后再次发布“232调查”结果及征税决定。

    而这个潜在的钢铁交易的筹码又是什么呢?特朗普政府给出的答案是:天然气、汽车和荷尔蒙牛肉。

    罗斯在上述电话演讲中提出,希望德国能够从美国进口天然气,而非从俄罗斯进口;同时美国希望德国可以降低美国汽车对德国出口的关税,并保证美国汽车能够取得欧洲市场上更大的份额,否则,美国政府别无他法,只能“自助”了。

    在牛肉方面,自1989年开始,欧盟就以健康原因禁止美国荷尔蒙牛肉对欧洲出口,盟兽医措施科学委员会2002评估认为,使用荷尔蒙作为促生长激素对于消费者构成潜在健康威胁。

    此前,欧盟官员认为,有关争端应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框架下通过谈判解决,但由于目前TTIP无望达成协议,美国决定重启荷尔蒙牛肉争端,并威胁对欧盟其他货物加征关税。需要指出的是,默克尔仍未放弃使用TTIP来解决美欧争端。不过,这样一份协议的谈判时间过长,而特朗普政府希望在短期之内能看到在贸易赤字以及就业方面的迅速进展。

    直到目前为止,德国以及欧盟都没有任何妥协迹象,并表示,如美国针对德国或者欧洲钢铁企业施加贸易限制,欧盟会予以报复。

    欧盟除了可以在世界贸易组织起诉美国之外,也可以选择进行贸易反击,譬如针对玉米、大豆或者大米等农业产品施加惩罚性关税,而作为这些产品的供应商,众多美国农民都是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

    美欧之间出现贸易战并非没有先例:2002年,在美国启动201条款对进口钢材实施3年高达30%的关税后,欧盟曾实施过制裁行动,其中包括对部分美国商品(烟、冷冻蔬菜以及纸制品等)加收总价值为3.41亿美元(约合23亿元人民币)的关税。

    特朗普看起来似乎也已经准备好进入“吵架”和“发推”模式。“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签了很多最坏的贸易协议,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这些对我们无助的协议?”特朗普在当地时间7月5日早晨的一条推特中写道。

    此前,他还发过一条推文称:“就不喜欢钢铁和铝倾销!”在近期一场内阁会议中,特朗普试图给进口钢铁征收20%关税的提议几乎遭到整个内阁反对——22票对3票。

    不过,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国际经济顾问费尔斯(DanielPrice)说的好:对敌手表现深不可测,和对着盟友发疯,可是彻底不同的两回事。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
经略天则   600-2400平通州稀缺企业独栋   紧邻世界最大环球影城   招商电话:010-815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