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银行的压红线难题 资产规模和不良率同步上涨
发表日期:2017-9-25 10:48:14 新浪财经
     又有一家资本充足指标“压红线”的银行吹响了上市的号角。近日,港交所公布信息,甘肃银行递交的申请上市材料已经进入“处理中”状态。作为一家成立仅六年的“年轻”银行,伴随着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净利润等飞速增长的同时,该行近年来不良率也同步上涨,区域银行惯有的盈利模式单一也同样出现在该行身上。最重要的是,连年下滑的资本充足率,已经让甘肃银行部分指标处于压红线的状态。

    优势:成立六年 规模狂奔

    根据甘肃银行在港交所披露的信息,该行是甘肃省惟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发展历程并不长,于2011年11月正式成立,由甘肃省原平凉市商业银行和原白银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而来,并引进部分省属大中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等25家发起人共同入股。

    股东方面,甘肃银行的前五大股东中,4家为甘肃省内大型企业,1家为省外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38%;第二大股东有明天系背景,即包商银行,持股11.23%;其余三大股东为酒钢集团、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和金川集团,均持股8.42%。

    甘肃银行成立仅六年就发起上市冲击,这在历史上并不多见。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梳理,目前已在H股上市的银行中,九台农商行是成立九年后上市的,已算是比较“年轻”,而盛京银行、天津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等普遍都是在成立15-20年后才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甘肃银行IPO进展也较为迅速。最早于今年4月市场中传出甘肃银行拟赴港上市的消息,称甘肃银行已选定5家机构为该行香港首次公开募股的保荐人,拟集资6亿-7亿美元。8月中旬,甘肃银监局批准甘肃银行首次公开发行H港股股票并上市,发行规模不超25.44亿股。又过了一个月,甘肃银行便向港交所正式递交了上市申请文件。

    甘肃银行的联席保荐人阵容也颇为强大,如传闻中一样多达5家机构,分别为招银国际、建银国际、华泰金融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国泰君安(21.330, -0.48, -2.20%)国际和中银国际。

    能够在如此“年轻”的时候这么快推进IPO,与甘肃银行的飞速发展不无关系。数据显示,该行自成立至2017年6月30日,资产总额、存贷款余额均增长超过30倍,其中资产总额在今年上半年末达到2694亿元。

    此外,该行上半年营业收入40.51亿元,同比增23.89%;净利润20.46亿元,同比增185.4%,超过去年全年总额。从2014-2016年来看,该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也分别达到了39.1%和34.5%。

    危机:不稳定的资产质量

    资本市场大门再次向地方银行打开,令众多中小银行跃跃欲试。在西北地区,除了甘肃银行备战H股,兰州银行和西安银行也正在A股排队IPO,二者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更早,分别在去年6月和今年1月。

    从业绩来看,甘肃银行有一定优势。今年上半年,甘肃银行的净利润额已经接近于兰州银行与西安银行之和。甘肃银行解释,上半年利润增长主要是由于经营收入业务增长而增加,以及客户贷款、垫款和应收款项类投资的减值亏损减少。

    不过,这一优势能否稳定地保持下去还有待观察。从业绩报告来看,甘肃银行盈利模式较为单一,营业收入的九成以上是由利息净收入贡献,2014-2016年末以及2017年上半年末的净利息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总额的95.3%、96.8%、95.7%和92.6%。

    这意味着,甘肃银行仍没有摆脱“靠天吃饭”的局面。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4.180, -0.01, -0.24%)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分析称,一家银行如果净利息收入占比过高,说明该行盈利模式相对比较单一。可比数据显示,在近年银行普遍发力中间业务的情况下,目前国有银行净利息收入与营收占比大约在70%上下,中小银行占比更多集中在80%-90%。

    甘肃银行也在上市申请文件中坦言,央行未来可能进一步调整利率机制,从而对该行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产生影响。如果该行未能保持客户存款增长或客户存款大幅下降,业绩也许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同样不算稳定的,还有甘肃银行近年的资产质量表现。数据显示,2014-2016年末以及2017年上半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39%、1.77%、1.81%以及1.63%,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48.83%、150.94%、192.72%和220.29%。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指出,由于中小银行经营区域受限,贷款客户集中度高,资本实力弱,不良贷款处置手段相对大型银行更为单一等关系,不良贷款率仍面临着攀升风险。

    在上市申请文件的“风险因素”中,甘肃银行也用了较大篇幅来阐述未来该行信贷质量面临的不确定情况,例如提到“面临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产生的信用风险”,截至今年上半年末,甘肃银行向小微企业发放的贷款占同期公司贷款总额的63.6%。“与大中型企业相比,小微企业可能缺乏应对经济下滑或监管环境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所需的财务资源、管理资源或其他资源,因此会更容易受波动影响。”甘肃银行坦言。

    难题:压红线的资本充足率

    在业绩的可持续发展尚存不稳定因素情况下发起IPO,或许与甘肃银行较为迫切的“补血”需求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甘肃银行发债密集。2015年末,甘肃银行发行了32亿元二级债;今年3月和8月,分别发行了规模为10亿元和15亿元的两期“三农”专项金融债券;又于今年4月和5月,分别发行了10亿元规模的金融债券。仅今年以来就募资45亿元。

    但即便如此,甘肃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仍呈连年下滑趋势。数据显示,2014-2016年末以及2017年上半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及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85%、8.57%、8.58%和8.55%,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5%、11.42%、11.8%和11.49%,其中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迫近8.1%的监管红线。

    据业内人士介绍,银行分红表现就与资本充足率的状况有极大关联。有统计显示,2016年A股上市银行的分红就是看资本充足率的“脸色”,例如一级资本充足率不算乐观的浦发银行(12.810, -0.08, -0.62%),就降低了现金分红比例。

    对于资本充足率下滑和发展存在的不稳定因素是否会给甘肃银行带来影响,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该行多个部门,但未获置评。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近年多次表态,对符合条件的银行在境内外上市融资持支持态度,加上港股相对A股上市更为便捷,成为不少地方银行的首选。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表示,今年赴港上市行情也较为不错,港股今年涨了近30%,多次出现日成交量破千亿港元的情况,市场活跃度高,“香港在全球IPO中都算排在前列的,而且审批快,更重要的是港股的再融资是市场化,因此如果企业有补充资本的需求是不错的选择。”李大霄说道。

    不过也要看到不少“港漂”银行,如青岛银行、中原银行等也遇到破发或认购量不足的尴尬。郭田勇表示,投资者还是对银行的盈利模式、发展前景等比较看重,银行需要把自身业务做好,给投资者一个更好的想象空间。李大霄也表示,目前在港上市的银行也不乏成功案例,如四大国有行、招行、汇丰、恒生等,地方银行相对市场知名度没有那么高,所以投资者通常是理性对待,等待地方银行发展壮大了自然这样的问题就会少了。

    徐承远认为,中小银行未来的转型之路主要应在完善公司治理架构、补齐短板后,从两个方向突破:一个是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充分发挥扎根所在区域的优势,从服务中小微企业中挖掘增长机会;二是将风险管理能力作为实现业务增长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看家本领,应与所在区域的信用体系建设深度结合,综合运用工商、税务、海关等大数据挖掘细分领域的优质中小微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发展特色零售银行业务,实现精准信贷投放。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