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重组步入新阶段 市场期待化工通信领域破局
发表日期:2017-9-29 9:50:33 新浪财经
    这一轮国企改革目前已经进入第三阶段,相比于此前两个阶段,新阶段的国企改革将不光达到去产能目的,还将兼顾去杠杆、去库存等目标,目的会更加明确。

    9月28日上午,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对外介绍了十八大以来国企改革的有关情况,其中提及通过重组所取得的成果。

    此前一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推进中央企业重组整合工作汇报,并提出后期将继续稳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等领域的央企重组整合。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一轮国企改革目前已经进入第三阶段,相比于此前两个阶段,新阶段的国企改革将不光达到去产能目的,还将兼顾去杠杆、去库存等目标,目的会更加明确。

    有券商策略分析师则认为,与此前的国企重组相比,这一轮新出现的通信和化工两个行业,值得市场持续关注。

    此外,随着“南北船合并”预期的升温,后期是否有所突破也被期待。而在9月28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中,肖亚庆对这一消息给出“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的回应,也颇值得外界玩味。

    “南北船”合并预期再升温

    从2014年底“南北车”合并,到最新的中国神华(21.240,0.00,0.00%)(601088.SH)与中国国电集团(下称“国电集团”)整合,不到三年的时间,国企改革通过重组这一种方式,便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我国先后完成了宝钢与武钢等18组34家企业间的重组,目前央企户数调整至98家。

    尽管如此,在本轮国企改革还未完成的前提下,国企重组还将继续。在9月27日由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再度提及下一步将深入推进央企优化结构、重组整合,在企业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按照“成熟一户、推进一户”的原则,稳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和化工等领域的央企重组整合。

    李锦对此表示,本轮国企改革已经步入一个新阶段,即在第一个阶段推动的做大做强央企,第二个阶段达到去产能目的后,正在步入深化“三去一降一补”的第三个阶段。他认为,这三个阶段虽然统称为国企重组,但之间的区别仍较明显。

    “第三个阶段的国企改革目的将更明确,更强调产业链条之间的转换。”李锦说。

    而市场对此亦有预期。9月28日,华南一家中型券商策略分析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从政策脉络,还是行业现状而言,国企重组都将是一个长线策略。

    反映至具体行业中,上述策略分析师则表示,根据9月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的几个行业,最有可能在下一步实现的是“南北船”的合并。

    9月26日晚间,“南船”中国船舶(24.670,0.00,0.00%)工业集团公司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国船舶(600150.SH)和中船防务(26.660,0.00,0.00%)(600685.SH)双双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资产的重组。

    同时,“北船”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旗下公司中国重工(6.210,0.00,0.00%)(601989.SH)目前也正因重大资产重组处于停牌。

    有船舶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此次中国船舶与中船防务的停牌或许涉及集团改革,与“南北船合并”无关,但从长期趋势而言二者合并的预期仍然值得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时“南北船”合并即被提及,当时“南北船”完成了分拆后历史上第一次一把手互换,被外界认为为两家合并埋下“伏笔”。

    化工、通信值得期待

    除去“南北船”的合并外,化工与通信,以及煤电等领域的国企实现重组,也在近期被频繁提及。

    上述券商策略分析师认为,单纯以煤电领域而言,尽管目前已经有中国神华与国电集团的合并案例出现,但长期而言再有相关企业出现整合也并非不可能。他表示,目前市场对这一领域的下一对重组预期普遍指向华能电力与国电投之间。

    光大证券(15.530,0.12,0.78%)公用事业分析师王威则表示,电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诉求包括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实现“走出去”,也包含减少同业竞争,实现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我国发电行业目前已经形成五大四小的格局。国企整合可行办法是通过'煤电联姻’、'水火共济’、'风火打捆’,整合低毛利率的火电和高毛利率的清洁能源电力,一方面提升行业集中度,另一方面能缓和企业在去产能过程中面临的业绩压力。”王威称。

    正因此,王威认为,发电领域的国企重组,仍将很大可能参考中国神华与国电集团之间的模式,出现类似于“国字号”煤炭企业与“国字号”煤电为主的企业、地方煤炭企业与“国字号”煤电企业、煤水核与新能源发电结合等三种重组组合方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在最新召开的国常会中,圈定拟国企重组的领域出现了通信与化工两个行业。李锦表示,化工与通信只在近期被提出,“引人瞩目”。

    尽管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已经就二者的“合并”消息多次否认,但由于二则合并能够在业务层面实现上下游结合,使得产业链更加完整,有利于形成相较于现在更稳定的交易关系,因此市场的预期一直未减。

    而近期被频繁提及的通信领域的国企重组,则一直被市场认为或许是三大电信运营商之间的整合。不过,随着中国联通(7.450,0.01,0.13%)混改方案的出炉,这一猜测短期内恐难成为现实。

    上海一家券商的策略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通信领域的重组,更可能采取的方式是行业专业化方面的整合。他进一步解释,或许将会参考或采取此前已经推出的“铁塔模式”,即原来将铁塔等通信基础设施从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分别剥离,然后由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整合,以此达到减少重复投资和恶性竞争的目的。

    “新一轮通信行业的国企重组,很可能继续是运营商部分业务的分别剥离再整合,此外也不排除是地方通信国企并入同行业央企的可能。”上述上海某券商分析师说。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