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学东:非储性金融账户顺差是重大信号
发表日期:2017-9-30 8:30:00 兰格钢铁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今年上半年外汇收支平衡表,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389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679亿美元,储备资产增加290亿美元。这里尤其值得重视的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顺差。

    去年7月份,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说,从近年来我国的国际收支状况看,主要特点是经常账户顺差,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经常账户顺差是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基础,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日益成为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主力。

    在外汇收支平衡表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包括直接投资、证券投资、金融衍生工具和其他投资。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集中反映民间部门的跨境资本流动。这个项目的变化,除了反映民众在外汇需求的某些实际情况之外,更加反映了一些预期的变化。

    从变化看趋势,从中看出人们预期的变化,这是数据分析的价值。今年上半年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67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逆差1787亿美元,我国储备资产因国际收支交易(不含汇率、价格等非交易因素影响)增加290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减少1578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增加294亿美元。这是比较明显的反转性质的变化。

    2014年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的转折点,2014年以前除个别季度外,我国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持续顺差,尤其是2003年到2013年这11年间,外来资本大量流入中国,外汇储备飙升到接近4000亿,通过外汇占款投放的货币充斥市场,对央行的货币操作带来极大困扰。

    从2014年起,我国非储备性质的资本和金融账户开始出现逆差,2014年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也开始出现,直到2015年“8·11”汇改,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外汇占款大量流出,外汇储备流出差不多1万亿,到目前的3万亿左右。

    今年上半年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较大反转,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较大幅度升值是相对应的,人民币升值达5%左右,当然与美元的大幅度贬值有关系,因为中国对外贸易绝大多数的交易货币是美元。而更有人把人民币的升值归于中国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如预期GDP增长6.5%,而实际是6.9%超预期,预期差可能是人民币升值较快的原因。

    但更重要的是,导致人民币贬值的因素在上半年出现反转,近期企业的杠杆率增速是有所收敛的,相应的是居民的杠杆是增加的,但是总体是有所平衡的,所以边际上汇率就会有所反映。另外,不良贷款的问题也是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原因,今年前半年不良率的确出现温和下降,这给境内外投资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因为边际上的变化,意味着长期的趋势,而汇率更加反映了一个长期的趋势。

    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未来最大的威胁当然是美联储的缩表和加息。外汇局在第三季度国际收支报告中指出,历史经验显示,若美联储加息速度超预期导致利率快速大幅上升,通常会导致新兴市场资本流出。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可避免也将面临一定的资本流动压力。

    所以就未来而言,中国作为一个大型经济体,未来央行的货币政策可能更加重视国内的平衡,比如在利率和汇率之间,可能更加关注的是利率,同时配以比较严格的资本管制。

    如果由于美联储缩表和加息,导致资金大量流出,汇率出现波动时,可能会用资本管制的手段来控制,而通过利率来稳定国内经济,未来则不会因为汇率的波动而大幅度加息,大规模下调准备金率也会非常谨慎。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