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减税难在哪儿:很大一部分税收都用在了社保
发表日期:2018-3-14 8:51:31 北京商报
    美国减税如火如荼,德国人也坐不住了。9日,德国商界领袖与总理默克尔举行例行会谈,并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政府减轻企业税负。随着政坛僵局的打破,德国开始步入正轨,经济发展等问题提上日程,减税的呼声也越来越多,而在美国大减税的前提下,“万税之国”的税制改革也似乎更为紧迫了。

    企税负担

    9日,德国工商大会、德国工业联合会、德国雇主联合会和德国手工业协会主席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就德国新政府的政策与默克尔会谈,并在联合声明中要求德国政府改革税收政策,进一步减轻德国企业税负,尽快取消如“两德团结互助税”等额外税。

    声明也提到了对于新政府组阁协议的不满。声明内容称,新政府的组阁协议非但没有为企业增加灵活性和便利,反而设置了更多障碍和负担,令人困惑。当天的会谈过后,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迪特尔·肯普夫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德国正在成为全球高税国家,影响了德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政府必须改革税收政策。德国工商大会主席史伟哲则说,德国商界的目标是将企业税负水平降至25%。

    除此之外,声明还强调,增加德国竞争力的关键在于数字化。在数字化方面,德国政府的首要任务应是加快千兆光纤网络的建设速度。

    此前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为寻求组建大联合政府与社民党谈判,并达成一份长达179页的组阁协议,协议内容凸显高福利的特征,包括实现百分百就业、追加40亿欧元资助长期失业者、维持现阶段法定养老金48%的水平直至2025年等内容。但企业界却怨声载道,称这份协议对经济发展极不重视,德国工商代表大会也指出协议中相互矛盾的细节,认为最大的不足是没有减轻企业的税负。

    “万税之国”

    德国企业的不满并非无事生非。据了解,德国的企业税收主要有四种,以国税为主的企业所得说、以地税为主的企业所得税、两德团结互助税以及增值税,其中前三项就达到公司总利润的30%。

    不仅是企业税高昂,个人所得税也未在这方面讨到什么便宜。此前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德国收入前10%的雇员需要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占全国总数的48.2%,他们需要缴纳德国的最高税率——42%,大约420万名雇员“中招”。德国低收入群体的税收负担仍旧很重,据了解,德国单身人士年收入超过5.2万欧元就需要按最高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调查也显示,德国的纳税负担在所有工业国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比利时。

    高昂的税收来自于品类繁多的税种。普通从业者除了个人所得税之外,还有教堂税、团结税等特殊税种,再加上医疗保险、社会保险、退休保险及养老护理保险等,德国人实际到手可供自己支配的工资并不多,复杂的税收组成也一度让德国戴上了“万税之国”的帽子。

    德国公认的高福利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为高税收“背锅”。据了解,德国社会福利网覆盖面非常广,从老、幼、病到住房、失业等一应俱全。最新的组阁协议也将“福利”放在首位,将加大在家庭、教育、医疗、住房、养老以及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工程等民生领域的力度,多项经费投入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在2017年财政盈余高达500亿欧元的“取之于民”下,今年的重点将落在“用之于民”,也间接证明了支持德国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的正是其复杂的税收制度。

    减税迫在眉睫

    默克尔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减税的紧迫性,也开始有所行动。2018年开始,德国基本免税额上升了180欧元,最高免税额调整到了9000欧元,这意味着9000欧元以内的年收入是没有任何税收的。2018年,个人所需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用也下降18.6%,同时人们的医疗支出也会降低,员工需要自己缴纳的额外费用下降至1%。

    这一轮福利或许得益于美国刮起的减税风,而德国企业也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惠的对象。上周,默克尔称,德国和法国将提出计划,针对特朗普政府宣布的减税措施引入共同的公司税制。事实上,许多欧洲人都在担心由于美国的举动,国际税收竞争将会增加。因此欧盟成员,特别是德国以及法国,认为需要进一步加强税收政策合作,进而使其更具竞争力。

    然而德国的减税也存在着一定的隐患。2017年德国政府财政盈余达366亿欧元,去年12月德国失业率为5.5%,依旧维持在两德统一以来的单月最低水平。繁荣的背后存有隐忧,德国人均债务在1995年时已达到1.38万欧元,2017年更是涨至2.4万欧元。虽然德国的负债在2018年出现回升,但仍未满足欧盟的债务要求,即公共债务规模低于经济产出的60%,目前德国负债在GDP的占比约为69%。这也意味着德国的盈余与预算仍未达到平衡,贸然减税存有一定风险。

    此前,Unicredit银行经济学家安德烈亚·雷斯也认为,即便减税计划真的带动了经济复苏,德国政府未来也很难避免债务危机。他认为如果德国想在2020年前把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控制在60%以下,年均经济增长率需达到4.5%,而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到,一个国家的税收与公共开支有关,而德国又是一个高福利社会,很大一部分税收都用在了社保方面,如果实行减税,那么其他方面的缺口如何填补就成了最迫切的问题。而对于身处欧盟的德国来讲,因为也要符合欧盟的税收制度,所以比起单一国家,减税更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而且减税又是一个调整整体结构的事情,涉及到分配以及社会公正问题,是收和支的协同问题,虽然减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德国的企业更具竞争力,但具体来说并没有那么简单。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