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清洁取暖三年示范期将投62.3亿
发表日期:2018-7-12 11:31:21 兰格钢铁
    清洁取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选择技术路线应因地制宜,但最核心的还要从经济层面考虑——必须让群众付得起、财政补贴得起,怎么划算怎么来。

    经历了去年整个冬季的考验后,老田对自家新装的两台低温空气源热泵热风机十分满意。

    “大冬天的,睡前只要开上一个钟头,屋里就暖和得很,再也不担心煤气中毒了。”7月4日,在鹤壁市淇滨区大赉店镇田辛庄村,老田对记者竖起大拇指,告别燃煤取暖令他舒心不已。

    就在一个多月前,老田家这套75平方米的坡屋顶瓦房,刚刚接受了来自北方十五省(区、市)300余名专家、学者的集体观摩。大家千里迢迢来到鹤壁,为的是学习借鉴鹤壁市开展农村清洁取暖试点经验,在夏日里提前“谋划”冬日的取暖。

    去冬今春,一场因“煤改气”、极端天气以及进口气减供等因素导致的“气荒”在北方多省蔓延。刚刚入选国家首批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仅半年的鹤壁,即刻迎来一场事关技术路线的大考。

    清洁取暖是一项系统性工程,不仅涉及太阳能、电能、天然气、地热能、生物质能等多类能源,还受地方资源禀赋、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推进难易度影响。选择技术路线应因地制宜,但最核心的还要从经济层面考虑——必须让群众付得起、财政补贴得起,怎么划算怎么来。

    “鹤壁市农宅结构形式多样,但普遍层高偏高、墙体偏薄,保温性能较差。过往的取暖方式主要为烧木柴和煤炭,污染排放较大。”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教授杨旭东为该市设立了农村清洁取暖目标——即实现“无煤生态村”,以太阳能、空气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替代燃煤,不足时用少量的电、液化气、天然气等清洁能源进行补充。

    按照这一方案,鹤壁市将重点推广低温空气源热泵热风机、生物质清洁利用技术和太阳能三项技术,政府补贴后,节能改造加取暖设备总投资户均在一万元左右,年运行成本不超过1000元。

    为何不选择已在多省推行的“煤改气”?杨旭东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经过对农村已有的7种取暖技术进行对比,低温空气源热泵热风机或生物质采暖炉技术经济性指标最佳,每平方米的年使用成本在19.8元至22.8元之间。燃气壁挂炉的使用成本在37.3元至44.7元之间,相较而言成本高出一倍多。”

    以田辛庄村的老田家为例,去年11月,在综合考虑其夫妇二人的用热习惯、住房结构和经济承受能力之后,技术人员将两台低温空气源热泵热风机分别安装在平时活动密集的客厅和卧室。为了保证用户侧能效提升,政府还为其住宅的北墙面粘贴了50毫米厚的聚苯板,在屋顶安装了保温吊顶和保温窗帘。“政府这么一改造,屋里再也不跑风了。热风机开一个钟头能暖和很久,棉褂子脱了也不冷,20度!”老田笑着向记者比划数字。清洁取暖技术的应用,帮助他和村里162户乡亲度过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暖冬”。

    “时隔10年再次来鹤壁出差,没想到是来点赞的。”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院长徐伟幽默地说。他高度评价鹤壁市“清洁供、节约用、投资优、可持续”的清洁取暖建管模式,称其在成本可控前提下提供了最优解决方案,值得其他省市学习借鉴。

    “鹤壁市采取'补初装不补运行’的财政补贴机制。财政资金只补贴清洁取暖改造的初期投资,对取暖运行不再补贴。这一机制发挥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符合当地的发展实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总工程师陈宜明表示。

    “清洁取暖改造,是民之所望、政之所向,事关'蓝天保卫战’的成败。”鹤壁市副市长刘文彪表示,在三年示范期内,该市将投资62.3亿元实施清洁取暖改造,并将这一试点与脱贫攻坚、生态建设、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同步推进,促进生产生活方式转变,进一步提升农民群众的幸福指数。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