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钢材 >房地产行业 >钢材房地产行业
北京链家消亡史
发表日期:2019-7-4 14:09:04 乐居财经
    很快,左晖应该可以买花给老婆了。

    他的北京链家正在“消亡”。

    连最后一个坚守者北京链家置地,也在6月27日平移给了贝壳。它曾在5月29日引入香港喜客公司入股5%,但手还未捂热,喜客成了过客。

    没有了链家置地,北京链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空壳。

    随着杭州链家、大连好旺角、武汉链家宝业和沈阳链家四家公司注销,拥有18年历史的北京链家,只剩下了自己。它的注册资本1355.817万元,尚拥有15位股东。其中,左晖个人持股58.90%。

    取“北京链家”之名,老左是有失误的。一个北京的公司,怎么能成为全国各公司的母公司呢?一直以来,链家没有集团公司。不过,以后有了,正在冲刺香港上市的贝壳。

    没有了子公司惹麻烦,左晖一定会落得轻松。或许,链家很快不再会列入“被执行人”。尽管北京链家的记录里,依然写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做房子中介生意,免不了惹上纠纷。比如,法院公告234条,裁判文书3291份,行政处罚86次,列入被执行人99次——应该不会有第100次了。

    这些过往,是链家旗下60家公司留下的痕迹。

    现在,这60家链家子公司作了鸟兽散,大部分镜像到左晖的另一翼——贝壳找房,少部分注销了。

    在房产中介行业,很少人敢于干掉自己。但两个人除外,除了左晖,还有周忻。后者曾经创立了上房置换模式,但推倒重来,做了新房代理。

    链家的门店依旧在,但此链家非彼链家。

    当一年多前,贝壳出世,左晖掏空链家之声不绝于耳,他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把链家业务装入新的主体,通过VIE架构实现海外上市,在海外注册公司,通过一些协议控制中国的内资公司。以海外控股公司为主体进行上市,但是该海外控股公司的主要资产和业务仍然在境内。

    早在2014年,左晖就在思考贝壳的商业模式后,同步和链家各股东沟通,股东无异议后再做股权平移与变更。如果有股东反对投资贝壳,则无法强推。

    经过2010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四轮融资后,链家拥有37位股东,涵盖半个投资圈与科技圈,包括经纬中国、诺亚财富、腾讯、百度等,也不乏融创、万科等房地产巨头。

    如今,在北京链家的剩余股东,都是与左晖一起打江山的。北京链家这个壳,是为了怀念青葱岁月,还是可能另作他用?

    2001年,左晖30岁,而立之年。该年11月,他成立北京链家,第一家门店就开在甜水园。11月25日有了第一单生意。当年,链家在北京只有2家门店、37名员工。而中原施永青则挥动资本大棒,收购了香港当地市场排名第三的经纪公司利嘉阁。

    到了2009年,链家的门店变成了520家,员工从200人激增到1万人,挤入二手房交易第一梯队。现在,他成为最大的房产中介头子。

    按照链家官网2016年的数据,链家已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成都、青岛、重庆、大连等28个城市和地区,全国直营门店数量超8000家,旗下经纪人近15万人。

    为了把链家装入贝壳,牵扯60家链家子公司的转移和注销,左晖耗费心思。链家经营线下门店,贝壳做线上,博恒泰和搞金融,三者之间打包整体香港上市。

    但左晖为什么不直接把北京链家一次性转入贝壳,反而选择蚂蚁搬家。或许,北京链家18年来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每一起官司,它都被送上被告席。

    贝壳要以干净的面貌登陆资本市场,北京链家这个外衣要彻底脱掉。对于左晖来说,壳是可以再换的。

    很有意思的是,北京链家成了真正的空”贝壳“,而贝壳有了链家全部的实体。一次乾坤大挪移结束后,左晖只不过牺牲了原来的一个母体。

    链家品牌依旧在,那些绿色的店招依然醒目,打着精致领带的中介经纪人们,依然活跃在大街小巷,不厌其烦地向往来的人群推销着房子。

    他们只关注自己成交、佣金,北京链家的消亡与否,与他们毫无关系,他们也不关心这些。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