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财经评论 >财经评论
中行差异化赔偿原油宝投资者损失开了一个很坏的头
发表日期:2020-5-9 8:48:48 兰格钢铁
    理财产品刚性兑付已经打破,中国银行因原油宝投资者穿孔投资损失却承受巨大压力,中国银行最终退让一步,可能是从保护金融市场稳定防止金融风险外溢角度出发,也体现一家国有大行的担当精神,承担了投资者绝大部分投资亏损,这绝对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
    中行原油宝投资者遭遇历史上最极端的行情,持有的原油多单结算价是-37美元,意味着投资者不仅仅全部本金丧失殆尽,还面临欠中行一大笔钱,等于是输的很彻底,这一事件立即引发投资者巨大愤怒,也引发媒体巨大关注,还引起管理层高度重视要求中国银行尽快梳理查清问题,甚至引发重要会议提出一个观点,要高度重视当前国际商品市场价格波动所带来的部分金融产品风险问题,提高风险意识,强化风险管控。要控制外溢性,尊重契约,理清责任,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
    面对各方压力,中行制定了一个差异化赔偿方案,1000万以下小户有望拿到20%保证金,1000万以上大户自行承担,将承担投资人全部的负价亏损,即穿仓造成的损失由中行承担,这等于是中行承担了投资者绝大部分的亏损,低于1000万元的投资者仅仅承担22点时的结算价格11美元的一部分,从防止风险外溢和保护投资者利益方面是有积极意义的,但这个处理方案笔者认为并不是最佳方案,甚至是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不利于金融市场走向成熟。
    首先这个方案不能警示投资者的风险意识提高
    中行原油宝底层资产是芝加哥的原油期货,尽管原油宝本身不是高杠杆产品,但是原油期货属于高杠杆产品,投资者应该对产品有所了解才能投资,这是买者自负原则的前提,面对高杠杆金融品,投资者本应做好盈利和亏损两方面的心理准备。并尊重契约精神,不能出现亏钱了就开始甩锅,寻找买单者。
    根据有关材料,中行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中也有规定,那就是22点以后,中行将停止盯盘并停止交易启动移仓,很多投资者指责这一制度设计问题,可是这一交易制度也不是最近才开始而是历史的延续,如果投资者不了解交易规则就盲目投资,是对自己钱财不重视,没有认识到投资品的风险,从另一个角度看,做空者缘何没有质疑这一交易制度的不合理而笑纳大红包;如果知道这一投资规则,那么就应该自己控制风险,提前准备,不能在22点停止交易以后有了损失才来指责交易制度的不完善,任何交易制度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完美无瑕,或多或少存在一些不足,既然签订了交易合同,就应该具有契约精神,承担该有的盈利和亏损。
    很多投资者指责中行原油宝向投资者销售不合格产品,但仅仅限于做多者,做空者沉默不语,选择接纳大红包,这又该作何解释,一个产品不可能有两种评判标准。
    就-37美元结算价而言,确实市场没有想到,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外力作用,但是芝商所通知,修改了IT系统的代码,允许“负油价”申报和成交,从4月5日开始生效,投资者应该知道这一通知,只是没有产生应有的风险意识而已,认为不可能出现零油价,更不可能出现负油价,毕竟买油还要倒贴钱是不可想象的,但金融市场就是那么神奇,偏偏发生了,还是-37美元,打你一个措手不及,让你损失惨重,这种损失该由谁来承担?
    中行原油宝投资者既有做空也有做多,做空者获得暴利,中行按照规定结算了投资者的盈利,做空者欢天喜地,期货交易是一个对手盘交易,做空者赚钱,做多者自然亏钱,可是做多亏钱多单持有者就不干了,寻找各种理由要求中行承担原油下跌的损失,这对于中行是不公平的,毕竟中行无法让做空者吐出盈利,反过来,如果原油大涨,引发做空者穿孔,做多者是不是也会笑纳大红包做空者不干了,要求中行赔偿投资损失呢。按照这种逻辑,中行是注定亏钱的,正如中国银行关于回应“原油宝”产品客户诉求的公告所说那样,原油期货出现负价前所未有,是疫情期间全球原油市场剧烈动荡下的极端表现,客户和中行都蒙受损失。
    如果投资者投资金融品出现亏损,就找各种理由,以各种手段施压,要求有关机构赔偿,有关机构迫于各种因素,最终承担亏损,这是无助于投资者走向成熟的,只会进一步助长投资者的投机本能,赚钱了就笑咪咪的落袋为安,亏钱了,就不断的投诉呼吁要求有关各方赔偿,所以中行赔偿方案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其次中行的赔偿方案也是很不公平的
    中行赔偿方案是差异化的,原油宝1000万以下小户有机会拿到20%保证金,1000万以上大户自行承担全部保证金损失,这种赔偿方案是很不公平的,法律规则面前人人平等,不能根据资产多寡决定赔偿比例,资产丰厚风险承受能力是大一点,但是风险承受能力大小不是赔偿比例高低的决定因素,既然是赔偿,就应该一视同仁,大家都可以拿回20%保证金比例或者大家都不赔偿。以资产多寡决定赔偿比例,大户会心甘情愿签订赔偿合同吗?
    即使中行拿出巨大诚意,照顾小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向小户投资者特别赔偿20%保证金,可中小投资者也并不领情,依然有投资者不予以认可,部分投资者不认可仅仅拿回20%保证金比例,而是希望拿回全部投资损失,这就是人心贪婪的体现,中行不管怎么做,都是很难得到广大投资者满意的。
    三是中行赔偿投资者损害了中行股东利益
    中行是一家上市公司,由中央汇金投资控股,中行赔偿投资者准确数目暂不清楚,但有材料显示中行需要大约赔偿65亿元,中央汇金投资公司控股64%,意味着国家损失了大约40亿元,另外损失将由其他投资者承担损失,等于是持有中行股份的投资者为投资原油宝的投资者买单,这是值得商榷的事情。
    投资中行股票的投资者为了赚钱,投资中行原油宝投资者也是为了赚钱,凭什么要由持有中行的投资者为他们投机损失买单。
    65亿元相对于中行盈利来讲虽然不算很多,一季度中行每股盈利0.17元,总股本2944亿股,一季度盈利就是500亿元,全年按此计算盈利2000亿元,65亿元损失大约是3%,但是对股价还是有负面影响的,另外中行管理层拿出65亿元赔偿是不是征求了广大股东意见了呢?虽然数目不算大,未必需要征求广大股东意见,但是股东心里能够平衡吗?
    广大股东有知情权,中行管理层需要向广大股东阐述赔偿原油宝投资者的理由,让广大股东释疑,否则是难以服众,基于目前的法律舆论氛围,中小散户未必会有太多动作,但从一些消息源看部分投资者也会表示出一种不满情绪,这就出现了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尴尬。
    中行赔偿原油宝投资者损失是对金融市场契约精神的亵渎,自以为防止了风险外溢保护了投资者利益,实际上是起了一个很坏的头。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