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行业热点 >行业热点
铁矿风云:四大矿山背后的中日博弈
发表日期:2020-6-16 9:06:42 矿业汇
    

6月9日上午,中钢协执行会长何文波同力拓集团首席执行官夏杰思等举行视频会议,力拓集团西澳铁矿生产保持平稳运行,预计全年发运量3.24-3.34亿吨,同比略有提高。

6月11日下午,中钢协执行会长何文波同FMG集团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甘恩丝等举行视频会议,据介绍,FMG集团预计全年发运量将达到1.75-1.77亿吨,高于上一财年的1.67亿吨。

从全年周期来看,澳洲三大矿产量将同比略有提高,巴西淡水河谷发到中国的铁矿石量有所增加,但近期,受巴西疫情加剧和国内需求增加影响,矿石价格近期比较“任性”,这也是中钢协相继与铁矿四巨头举行会议的原因之所在。

6月12日,进口62%粉矿到岸价价格为102.52美元/吨,环比每吨上升2.0美元,升幅为1.99%,当月平均价格为100.71美元/吨;进口62%粉矿现货贸易价格为856.5元/吨,环比每吨上升8.59元,升幅为1.01%,当月平均价格为841.16元/吨。

6月12日,进口65%粉矿到岸价价格为116.19美元/吨,环比每吨上升1.51美元,升幅为1.32%,当月平均价格为115.43美元/吨;进口65%粉矿现货贸易价格为1026.17元/吨环比每吨上升5.18元,升幅为0.51%,当月平均价格为1017.52元/吨。

国产矿方面,国产62%铁精矿价格为751.64元/吨,环比每吨上升0.73元,升幅为0.1%,当月平均价格为738.19元/吨;国产65%铁精矿价格为840.49元/吨,环比每吨上升0.84元,升幅为0.1%,当月平均价格为825.15元/吨。

6月份,铁矿石价格堪称“龙抬头”。

2020年,犹如2019年的预案演,淡水河谷接连发生“黑天鹅”事件,铁矿石价格暴涨,澳洲三大矿山抢占市场份额,赚的盆满钵满!

2019年,澳洲三大矿山利润相加高达265亿美元,按照当前美元汇率7.00换算成人民币约为1855亿元,根据工信部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钢铁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4.27万亿元,同比增加10.1%,实现利润1889.94亿元,同比下降30.9%。

可以说,澳大利亚三大矿山利润已经抵得上中国主流钢铁公司2019年利润之和,而中国钢企营收和利润的背离充分表明产业链利润不断向上游转移的事实。

2020年,除中国外的全球疫情仍在持续,下游需求萎缩,上游铁矿暴涨,中国钢企举步维艰。

中国钢企如何翻身?很多人会提出日本模式!

战后日本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庞大的需求,也让日本钢铁工业奇迹般地实现了复兴——在1948-1973年的25年里,日本的粗钢产量复合年均增长率达22%,1973年日本粗钢产量更达到创纪录的1.19亿吨,仅次于苏联和美国。

日本作为国际铁矿石贸易的最大买家,三大矿山是国际铁矿石贸易最大卖家,在1980-2001年期间,四方一直主导国际铁矿石价格的制定。2004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国际铁矿石贸易的最大买家,开始参与铁矿石贸易谈判。

此时,不得不提到一家日本企业——三井物产!

在澳大利亚,日本的三井物产1965年投资了罗布河铁矿山,1967年又投资了纽曼铁矿山,新日铁和住友金属还入股了西安吉拉斯West
    Angelas铁矿山和Pannawonica矿山;而在巴西,三井物产自1971年开始投资该国第二大铁矿企业MBR,1997年开始拥有CMM40%的股权,此外还拿下了Valepar公司(巴西淡水河谷的母公司)18.24%的股权。

据统计,在澳大利亚的24个主要铁矿中,日本企业就重点投资8家并参股了16家,日本人对全球铁矿山的“重金押注”可见一斑。

同时,三井财团旗下既有世界排名第十的造船厂三井船舶,又有全球第一大船运公司商船三井。为了满足来自中国的需求,商船三井大量订造船舶。利用中国的巨大需求和高昂的海运费,三井财团的商船三井船队数量从500多艘迅速增长为现在的900多艘。因此,三井财团还在迅速增长的铁矿石海运业务中获取了利益。

除此之外,三井和日本最大的两家钢企新日铁和JEF钢铁相互持股,并参股韩国最大的钢铁公司浦项钢铁,在产业链下游,宝钢盈利最高的汽车板是和新日铁合资的,而丰田等日产汽车也属于三井系,可以说,三井物产虽然是一个贸易商社,但更像是一个产业组织者,将其触角延伸到世界到每一个角落,通过入股巴西淡水河谷,与上海宝山钢铁合资,以及丰田汽车等一起,形成从铁矿石开发,海运,到钢铁,汽车制造一个全产业链体系,这就是三井物产最厉害的地方。

中国钢铁企业采购铁矿,定价权掌握在三井财团手里,中国钢铁企业要运输铁矿和钢材,海运定价权也掌握在三井财团手上,制造技术和国际销售也掌握在三井财团手里……

在中国,很难找到一家如三井一样的综合商社

力拓的第一大股东是中国中铝,不过虽是第一,股权占比却不高,美资,澳资,华尔街的对冲基金,都是它的大股东,同时,中铝并未获得力拓优质铁矿权益,中铝主营业务并非钢材,与国内钢企联系并未有多紧密!

后起之秀澳大利亚的FMG,当初在频临倒闭时,全靠对中国市场出口度过难关,目前华菱集团是FMG的二当家,但对其并没有经营权,能否世界第四大矿山的公司获得可观又优惠的铁矿石供应仍有争议。

面对高度“垄断”的铁矿石市场,国内钢企仍较分散,难以聚力。(矿业汇)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