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地方要闻 >地方要闻
周小川: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需注重国际化
发表日期:2020-6-22 9:20:18 兰格钢铁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6月18日在第十二届陆家嘴(11.050,0.00,0.00%)论坛发言时谈到,去年以来,美国通过了一系列政策,包括不久前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许多都与中概股有关。对于现存250家左右中概股的未来会怎样,未来中概股去哪里上市,纽约的国际资本市场功能由谁补充以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能否借这个机会加快发展等话题,周小川表示,这对上海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同时,这也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内容。上海要在这方面作出长足发展,必须注重国际化,加强国际合作,在继续发展国际机构、拓展国际资本往来等方面上一个大台阶。

周小川认为,对于中概股,首先要厘清“退市”和“摘牌”的概念。少数中概股想通过主动的私有化从纽约交易所退市,再寻找其他地方二次上市。就纽约交易所来讲,这些企业是“摘牌”。“摘牌”和“退市”虽然很接近,但是技术细节是不一样的。周小川同时表示,多数中概股恐怕并没有打算通过先私有化后另择地上市。如果按照《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要求进行“摘牌”,许多美国投资者和国际投资者的利益都会受到损害。对美国,特别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来说,如何保护美国以及其他国际投资者的利益将是一个考验。

对于上海有没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接替美国资本市场所起到的角色,周小川认为还有不确定性。他同时对社会上的一些乐观分析和不太乐观的分析进行了梳理总结。

周小川表示,乐观者认为:第一,中国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历年总储蓄占GDP的比重超过40%,因此,只要机制做得好,很容易找到资金投资新兴和成长的公司。所以,从资金面来讲,并不是中概股公司非要依靠国际市场融资,国内空间还是很大的。

第二,目前来说,此次《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出台和瑞幸咖啡很有关系,当然也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尽管有一些中概股公司存在问题,但总体来讲,中国的GDP增速高于全球平均增速,因此,从供给侧角度来说,中国还是会有不少好的公司,上市公司的资源还是存在的。

第三,资本市场有一个培育发展的过程。资本市场经过了30年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很好的动能。虽然仍有差距,但包括市场建设、监管以及机构等都有了成长,都有很强的内在发展动力。

第四,在透明度问题上,中国在提高公司治理、外部审计质量等方面也有愿望和动力。这些年来,中国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打击了很多欺诈上市、操纵市场、虚假信息、内幕交易等投资者憎恨的行为。此外,提高监管水平、逐步改进公司治理也需要一个过程。

第五,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程度在不断提高。2016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周小川认为,在坚持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和一些基本规则的情况下,中国目前距离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差距已不是很大。

第六,2014年以来,中国陆续推出沪港通、深港通、沪伦通等,金融市场开放性大幅度增强,而且还可以做到进一步提高。

第七,近期中国出台了一系列金融行业对外开放的政策,包括很多和资本市场相关的市场准入放宽、业务范围扩展等方面的改进。

周小川同时表示,也有一些人抱有一些不乐观的态度。第一,瑞幸咖啡以及之前被浑水公司做空的中概股公司,确实暴露出在会计、审计和透明度上与国际要求的差距,但个别人把这个问题和国家经济安全联系在一起,并以此认为难以找出解决办法,对此,周小川表示他个人不太认同。

第二,在公司治理方面,过去外界对国有企业或国有控股企业的公司治理疑问较多,最近两三年,有一批民营企业在公司治理上出了问题,也有相当一部分因此出现倒闭、违约等情况。周小川表示,还需要加大努力,使中国企业的公司治理能够被国际上看明白,同时,我们也要能够让他们接受我们一些成功的实践,毕竟这也是整个国际市场公司治理的一个部分。

第三,中国的对外开放多数是先搞一些试点,然后逐步开放,始终没有在整体层面上下最后决心。周小川表示,我们提出要建设开放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把上海建设成国际金融中心,因此,还需要在整体上下更大决心。

第四,一些人认为,国际资本市场中心例如纽约、伦敦,都是实施普通法的,因此,只有在普通法情况下才能顺利发展资本市场,条文法或者大陆法是搞不出真正大规模、国际化、能够随时代演变的资本市场中心的。周小川认为,这个说法可能部分是出于私心,希望大家都依靠既有的金融中心。其实这个观点是可以讨论的。中国制度规则实际上演变得很快,包括立法豁免、立法试点等许多政策都有自己的特色,在这方面也可以继续探索。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