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地方要闻 >地方要闻
沪苏通铁路贯穿沿海通道 长三角一体化经络更通畅
发表日期:2020-7-2 9:33:43 兰格钢铁
    

7月1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暨沪苏通铁路开通运营。

其中,沪苏通铁路的正式开通运营,进一步缩短了上海与江苏南通及苏北地区的时空距离。当日起,上海至南通最快的一班火车由原来的3.5小时压缩至1小时6分,节省了2个小时以上。

沪苏通铁路是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沿海通道,也是京沪第二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线路北起江苏省南通市,从既有南京至启东铁路赵甸站引出,经南通市通州区,向南跨越长江,经江苏省苏州市的张家港、常熟、太仓市,终到上海市嘉定区,全长143公里,设计时速200公里。全线设赵甸、南通西、张家港北、张家港、常熟、太仓港、太仓、太仓南、安亭西9个车站。

该铁路也是今年江苏省、上海市开通运营的第一条铁路。开通后,不仅有利于加快苏中以及苏北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将加快推动苏南地区的转型升级,加速上海大都市圈的发展和长三角一体化的进程。

当日同步开通运营的沪苏通公铁大桥,是沪苏通铁路的控制性工程。这座我国自主设计建造、世界上首座主跨为千米级的大桥,南起苏州市张家港市、北至南通市通州区,未来还将是沪苏通铁路、通苏嘉甬铁路和锡通高速公路共用的过江通道。

作为公铁两用的过江通道,大桥犹如“咽喉”要道,它的开通,也意味着贯通了我国的沿海纵向通道,向北连接渤海湾和京津冀城市群,向南由沪苏通铁路接入上海,通过东南沿海通道联系珠三角城市群。

“咽喉”要道正式开通

沪苏通铁路的开通,不仅缩短了上海至苏中、苏北的出行时间,还进一步提高了铁路过江通道的运输能力,完善了长三角地区铁路网布局和区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长期以来,受制于长江天堑阻隔,苏中南通、泰州、扬州等江北城市坐火车去往江南需要通过南京中转,十分不便。沪苏通铁路开通运营后,沿线城市居民乘高铁就可直达上海、杭州等地,南通“向南不通”的难题终于解决。

不仅苏中受益,苏州所辖的苏南三地张家港、常熟、太仓也将终结“地无寸铁”的历史。此外,伴随着今年年底盐通铁路的开通运营,苏北、苏中与上海、浙江之间将形成一条便捷的沿海铁路通道。

比便捷沿线居民出行、完善长三角铁路网布局意义更大的,是沪苏通铁路对沿海通道的贯通作用。沿海通道,不仅是我国铁路网络“八纵”之首,更是铁路网络中的一条“命脉”。

根据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构建“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沿海通道是主通道之一。这条沿海通道从东北大连、秦皇岛一直贯通到南方的广东、广西,贯穿了我国东部沿海的多个城市群,包括京津冀、辽中南、山东半岛、长三角、海峡西岸、珠三角等。

沪苏通铁路建设单位、沪宁城际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工程部部长潘成杰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沪苏通铁路开通后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把我国的沿海通道打通了。“作为沿海铁路通道的一部分,它开通之后,整个沿海大通道就会被贯通起来。另外,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也可以缓解交通运输能力紧张的局面,比如公路方面能分流苏通大桥。”

沪苏通铁路的开通,不仅将长三角一些关键节点城市纳入到我国的高铁网络中,更将沿海多个城市群贯通起来,能够增强上海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推动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

铁路的通达,对一个城市、区域的城市功能、产业布局以及人口导入都会有很大的改善,随之而来的是快速集聚的资本、产业、人力、技术等要素。例如,南通即日起也不再“难通”,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上海大都市圈北翼门户城市。苏州下辖的三个沿江城市张家港、太仓、常熟也将借铁路的贯通朝“港铁联动”发展。

同步运营的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是长江下游最东端、离入海口最近的铁路过江通道,向北连接渤海湾和京津冀城市群,向南由沪苏通铁路接入上海,通过东南沿海通道联系珠三角城市群。

大桥全长11072米,其中正桥长5827米,南北岸引桥长5245米,主跨1092米,是世界上首座4线铁路+6车道公路、主跨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能满足5万吨级集装箱船和10万吨级散货船通航要求,沪苏通铁路、通苏嘉甬铁路和锡通高速公路通过该桥跨越长江、贯通南北。该桥的上层是6车道公路,下层走4线铁路,其中两条靠近长江下游,也就是1日开通的沪苏通铁路,另外靠近长江上游的两条留给通苏嘉甬铁路。

加快打造上海大都市圈

而随着沪苏通铁路的开通,苏北、苏南迎来利好。

改革以来,江苏的经济发展程度按照离上海的远近而呈现明显分化:苏南地区经济发展最好,凭借外向型产业的发展,苏锡常地区经济高速发展;苏中(南通、扬州、泰州等)次之;苏北相对落后。

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苏州与上海距离比较近,上海不仅是我国对外开放的窗口,而且现代服务业门类体系齐全、层次高。改革开放后,上海的服务业与成本相对较低的苏州制造业,两者形成了很好的分工。

相比苏南,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南通以及整个苏中地区受自然地理条件影响,到上海的公路交通所需时间较多,因此也难以形成类似上海与苏州之间的辐射半径及市场分工体系。总体上,无论是苏中还是苏北,与苏南的差距都比较大。

不过,现如今,随着高铁的开通,交通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变。田伯平说,沪苏通铁路通车之后,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南通、苏中地区到上海的时空距离。交通障碍的解决很重要,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基础,下一步关键是当地的产业、政策如何去利用好这个基础。

而对苏南地区来说,沪苏通铁路的开通也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结束了张家港、常熟、太仓3个“百强县”“地无寸铁”的历史。

张家港、常熟、太仓综合实力位居“全国百强县(市)”前列。数据显示,去年张家港GDP达2850亿元,位居全国百强县第3位。常熟位居第5,太仓位居第13位。

但发展至今,这些以制造业为主的发达县域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问题,需要现代服务业的带动和引领。沪苏通铁路的开通将这些发达县域与上海紧密连接在一起,从而加速要素的对接和转型升级。

包括这些苏南发达县域在内,通过与上海的紧密对接,从而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紧密格局,进而加快上海大都市圈的发展。

根据今年初发布的上海市贯彻《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实施方案,上海在推进一体化过程中,要推进上海大都市圈协同发展。加快编制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围绕上海和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宁波、嘉兴、舟山、湖州的“1+8”区域范围构建开放协调的空间格局,发挥空间规划的引领作用,加强在功能、交通、环境等方面的衔接,促进区域空间协同和一体化发展。

“1+8”的区域范围,陆域面积约5.4万平方公里,2018年常住人口约7070万人。从省级区域划分来看,分别包括了上海市,江苏省的4个市(苏州、无锡、常州、南通),浙江省的4个市(嘉兴、宁波、舟山、湖州市)。

大都市圈的一大要务在于产业合理分工与协作。在上海大都市圈中,上海作为龙头城市,与周边城市之间的产业存在很强的互补性,上海拥有高度发达的现代服务业,而周边地区的制造业十分发达。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分析,当前,研发、设计、营销环节在上海,而制造生产环节在周边城市,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也使得产业在更广的范围内实现梯度合理分配。

打造这样的大都市圈,快捷的轨道交通十分关键。去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打造轨道上的都市圈。统筹考虑都市圈轨道交通网络布局,构建以轨道交通为骨干的通勤圈。在有条件地区编制都市圈轨道交通规划,推动干线铁路、城际铁路、市域(郊)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四网融合”。探索都市圈中心城市轨道交通适当向周边城市(镇)延伸。

这其中,沪苏通铁路也是上海大都市圈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重要项目。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