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格首页 >财经评论 >财经评论
董登新:中国钢铁打造10亿吨神话
发表日期:2020-12-18 8:55:39 新浪博客-董登新专栏
    

中国钢铁打造10亿吨神话

——解析中国钢企铁矿石“陷阱”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

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将首次突破10亿吨“天量”大关,这将分别相当于美国和日本粗钢产量的11倍和10倍!这在70年前是不可思议的!请问各位钢企老总:中国钢铁产能扩张,还有尽头吗?

1950年,志愿军入朝作战,当时毛泽东幽默地说:美军钢多气少,我军气多钢少!那一年,美国钢铁产量8785万吨,是中国的142倍。炸弹的外壳是铸钢,炮弹的外壳是锻钢,炸药更是巨大的联合化工设备的产品,每一座大型化工厂用掉的钢铁数量都相当于当时中国十几年钢产量总和。

1957年,毛泽东说,我国钢铁产量15年赶上英国。当年英国年产钢量约为2000万吨,中国的年产量为535万吨。随后刘少奇向全国宣布,中国要在15年内在钢铁和重工业方面赶上英国。同年毛泽东又说,我们要好好干50年,把工业建起来,要有美国那样多的钢铁。这就是中国钢铁产业“赶英超美”的最初出处。

1973年美国粗钢产量创下至今最高历史记录1.368亿吨,后来便一直维持在7000万吨至1亿吨之间。而日本粗钢产量则从1973年至今一直维持在9000万吨至1.2亿吨之间。因为美国和日本早在1970年代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因此,在后来的半个世纪中,日本和美国的钢铁产量基本上处于“零增长”状态。与此相反,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钢铁产量一直伴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增长。

1978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打破3000万吨,分别是美国和日本同年粗钢产量的1/4和1/3。30年的经济高增长,30年的快速工业化,使中国钢铁工业呈现出了跨越式的扩张,并同时赶超了世界所有国家。1990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突破5000万吨;1996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突破1亿吨;2001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突破1.5亿吨,超越美国和日本,成为世界第一产钢大国,这与毛泽东预测要到2007年赶超美国钢铁产量的目标至少提前了6年时间。

2003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突破2亿吨;2008年我国粗钢产量首次突破5亿吨;2014年我国粗钢产量达到8.2亿吨,2015年和2016年出现了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粗钢产量的首次下降,这两年的粗钢产量均为8亿吨;随后,我国粗钢产量再次拉升,连创历史新高。2017年我国粗钢产量8.7亿吨,再创历史新高;2018年为9.3亿吨,2019年为9.95亿吨,直逼10亿吨大关,而全球粗钢产量为18.7亿吨,我国占据了一半以上(53.3%)的份额,第二位是印度1.1亿吨,第三位是日本0.99亿吨,第四位美国是0.88亿吨,第五位是俄罗斯0.72亿吨。也就是说,美国粗钢产量仍是70年前的水平。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2020年前10个月,我国粗钢产量8.74亿吨,同比增加5.5%,如此算来,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必将正式跨越10亿吨天量大关。

当美国和日本的粗钢产量早在四、五十年前就开始步入“零增长”的背景下,中国的钢铁产能扩张会有终点吗?难道我们真要将全世界的铁矿石都买到中国来炼铁炼钢吗?

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钢铁工业已成为世界巨人,无人能及,无与伦比。然而,中国钢铁产业却存在三大死穴和软肋:

(一)全国各省仍在“大办钢铁”

根据2019年全国各省钢铁产量统计,仅有海南、西藏及北京三省没有钢铁产业。其实,北京原来是有钢铁产业的,后来因首钢集团搬迁至河北曹妃甸,使得钢铁产业从北京整体迁出。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前三强分别为:河北2.42亿吨,江苏1.2亿吨,辽宁0.74亿吨;粗钢产量最低三省分别为:青海178万吨,宁夏308万吨,贵州442万吨。

中国钢铁产业在全国各省遍地开花,零散分布,许多地方政府曾将钢铁产业作为当地支柱产业,各地钢企各自为政,相互竞争,它们“宁让利润、不让市场”,相互搏杀,由于钢铁行业存在地方本位和地方保护,必然导致两大结果:一是产业集中度不高,二是钢铁产能过剩,尤其是低端钢产能严重过剩。

(二)钢铁产能“大跃进”驱动铁矿石价格狂奔

1997年我国进口铁矿石5500万吨,用汇16.15亿美元;2003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48亿吨,用汇48.56亿美元;2008年我国进口铁矿石4.44亿吨,用汇605.32亿美元;2014年我国进口铁矿石9.32亿吨,用汇934.4亿美元;2019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0.69亿吨,首次突破10亿吨大关,用汇1013亿美元,仅次于原油进口用汇规模。

我国是全球铁矿石消耗量最大的国家,2016年我国粗钢产量8.08亿吨,消耗铁矿石约12亿吨,其中进口约10亿吨,占消耗总量的85%左右。其中,进口来源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巴西,二者占比分别为67%和19%。

根据大连商品交易所报价,2015年底,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最低为每吨282.5元人民币,2020年12月11日已涨至每吨1050.5元人民币,铁矿石价格累计上涨272%。

澳大利亚是中国铁矿石进口的最大受益者。2019年澳大利亚全年出口铁矿石530亿澳元,其中,1/3是中国买单;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全年出口煤炭170亿澳元,但其中相当部分被中国买走。2020年我们停止了进口澳大利亚煤炭,加拿大希望填补这一空缺,但我们却无法停止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甚至只能被它绑架。

(三)高价进口铁矿石,却廉价出口钢材

根据中钢协数据,近两个月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17.5%,受此影响每吨钢材成本约上涨10%,而同期钢材价格涨幅仅为5.5%,估计因铁矿石等大宗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钢企每吨钢材约有100元利润受到挤压。

根据国家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我国出口钢材6429万吨,每吨平均出口价格为5753元人民币;进口钢材1230万吨,每吨平均进口价格为7908元人民币。我国钢材出口平均价格只有进口价格的大约7成。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一边进口着高昂成本的铁矿石和煤炭,另一边却向国外出口廉价的普通钢材,同时,作为钢铁大国,我们每年还要向外国进口大量高端优质钢。因为我们的低端钢产能严重过剩,而高端钢产能却是短缺的。这样做的结果一定是,高成本买进、低价格卖出,为人作嫁,而且将高能耗、高污染的名声和影响留给自己。

面对铁矿石价格疯狂上涨,我国多家钢铁企业开始呼吁国家监管部门介入,同时,他们也正联络力拓等外企进行价格谈判。有专家建议我国应完全掌握铁矿石的定价权,这可能吗?铁矿石是一个“卖方市场”,我们自身是刚性需求,谁来定价?当然是卖方了,而且主要是澳大利亚铁矿。目前,澳大利亚跟随美国恐中、反中,甚至不惜撒谎将中国污名化,中国也被迫停止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红酒、天然气、大麦、牛肉、猪肉、海产品、牛奶及水果等,为此,铁矿石进口正处在十分尴尬的境地。怎么谈判?

事实上,我国粗钢产量10亿吨已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再也不能盲目扩张下去了!我们的对策建议很简单,两招即可:一是通过吸收并购提高钢铁产业集中度。像宝钢吸收合并武钢、马钢、八一钢铁一样,如果中国钢铁跨地区进行产业并购整合,只需要打造出三至五家类似宝钢集团一样的钢铁“航母”即可;二是限制钢铁材料出口,或征收高昂的钢铁出口关税,倒逼钢企提质增效、去产能,同时防止欧美国家对我国钢铁企业加征“反倾销税”的不公正惩罚。这样,就可以将高能耗、高污染的钢铁产能限定在高效适度的范围,我们没有必要全部吃掉澳大利亚的高价铁矿石,也没必要为外国消费者提供大量廉价钢材。因此,中国钢铁产能扩张该停下脚步了!切不可没完没了!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兰格钢铁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